大学刚毕业的女老师随即沦为校长的性工具498


  刚从师大毕业的陈幸玉,第一年就被分派到私立明星学校英精中学担任国中部的公民老师,并且兼任一年平班的副导师。英精中学除了高中部有着超高升学率外,各种体育代表队也都想都有名气,老师的薪资与红利更是私立中学里最高的。以一个没有背景和经验的人来说,刚毕业就能够到这麽好的学校任教,陈幸玉觉得运气好的有点不可思议。






  「叩、叩」开学的前一天,陈幸玉轻敲着校长室的门。






  「来了!」穿着长摆紧身T恤的年轻女秘书替陈幸玉开了门∶「陈老师,校长等你很久了。」虽然知道这样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,尤其是初见面的同事,但陈幸玉还是讶异地往T恤的下摆望去,想知道T恤里面还有没有穿裤子,因为紧身T恤的曲线是那麽的平整∶『如果有穿裤子的话,T恤应该会有点突起的样子啊┅┅』发现别人正盯着自己打量,秘书赶紧说道∶「快请进来吧。」「喔!我只是看你的腿很长、很美。」感到自己的失态,年轻的女老师赶紧岔开话题。






  「谢谢!陈老师才真的是气质美女呢!」秘书将陈幸玉请进了屏风後面。






  屏风的後面是校长办公的地方,一端是办公桌和董事长椅,另一端有一组排置成L型的沙发和一张透明的桌子。在校长的椅子後面的墙边有两个木制书柜,另外还有一个门,应该是校长休息用的小房间,另外两面墙上挂满了装饰品或镜子。






  「请坐。」高瘦的校长关上电脑的萤光幕,坐在办公桌後面,示意陈幸玉坐在他前面的椅子上。






  「我先自我介绍吧,我姓张,弓长张,名尧田,尧舜的尧,农田的田。」张校长指着秘书说∶「她姓林,双木林,叫她郁崎就好了。」张尧田吞了吞口水∶「虽然她跟你一样是今年新来的,但是有什麽困难找她就可以解决了,郁崎是这间学校的校友,刚刚从这里毕业,对这里的了解比你还多。」女秘书刚好端茶进来,对女老师笑了笑。






  陈幸玉推想郁崎应该只有18岁吧,但这样一间私立名校的毕业生为何没有继续升学而直接就业了呢?陈幸玉心中充满疑惑。






  张尧田接着说∶「本来我们每年都会帮新老师们办一个欢迎会的,但是今年只有你一个新老师,与其花费在欢迎上,不如让学生使用,你不会介意吧?」「当然不会。」对於校长的客套,女老师紧张的应对。






  「那就好,喝口茶吧,不用紧张。」张尧田将一杯茶递给陈幸玉。






  「谢谢。」陈幸玉接过了茶,将茶摆到自己面前。






  「赶快喝吧,不然凉了就不好喝罗!」






  看着陈幸玉喝过了茶,张尧田接着说道∶「这笔钱会提供给一位清寒学生作为奖助学金,回馈一下社会。」陈幸玉心想∶『明明是高收费的私立学校,还说要回馈清寒学生,只是做做宣传吧!』「我们学校之所以能成为名校,就是因为学校学生很努力。学生的社团活动都有老师指导,基本上,大部分的社团活动负责老师都是本校的校友,我们的仪队目前就是由你们班上的王老师负责训练,田径队则由教你们班体育的温老师负责┅┅」陈幸玉想起正导师淑玲,姿势永远像是模特儿一般,原来是受过仪队训练。






  「学生不管遇到什麽问题,我们做老师的都要设法协助,不然我们这里就不配称为学校,而是学店了┅┅」「所以每班除了导师之外,还有副导师的编制。一方面,可以减轻导师的负担;另一方面,对学生的照顾也较为周延。你是新来的,先当副导师,表现好的话,明年就可以当正导师了。」滔滔不绝的道德演讲,使得陈幸玉感到快睡着了。张尧田推推有点下滑的金边眼镜,盯着眼前这位年轻女性道∶「像你这样年轻有活力的老师,是最充满热忱的了。」张尧田忽然站起来,伸出枯瘦的双手,握住了办公桌对面的右手。「就请你把你的热情奉献给这间学校吧。」陈幸玉霎时感到一阵  心的感觉,讶异的抽离了右手,这使得校长显得有点狼狈。






  「校长,没别的事的话我想先告辞了。」






  「那┅┅我想今天就这样吧┅┅如果有困难或是任何的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或郁崎,不一定要是学校或学生的问题。」张尧田耸耸肩,没事一般的说着。






  陈幸玉快步离开了校长室∶『刚刚是我多心了吗┅┅』第二章校长室内的调教






  「陈老师┅┅」陈幸玉步出了校长室之後,一位矮小的男老师追上来。






  「有什麽事吗?」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男老师追过来,陈幸玉停下了高跟鞋的速度。






  「我是柔道社的指导老师,我叫徐伟杰。」男老师指着左胸前的名牌答道。






  一百六十五公分高的陈幸玉看着眼前比自己个头还小的男人,心想着∶『这种身材有可能教学生柔道吗?』「过一阵子陈老师要家庭访问,请替我询问学生加入柔道队的意愿好吗?」「社团活动不是高中部才能够参加吗?」「如果等到高中才开始训练选手,是没办法得到冠军的。」徐伟杰解释道∶「不止是柔道社如此,游泳、田径、桌球都是从小扎根。」『也就是因为国中部选手能直升高中部,所以运动比赛才能那麽厉害吧!』陈幸玉这样想着。






  「我再和王老师讨论看看吧,要是王老师不愿意,我也没有办法勉强。」「那就万事拜托了。」徐伟杰笑了笑,充满老人斑的脸却因此而皱了起来∶「陈老师如果遇到什麽困难都可以来找我,我随时都能够替陈老师服务。」「那我先谢谢你罗!」学校里的同事都是肯帮助人的好人呢!陈幸玉觉得很幸运。






  「我看到了。」坐在校长是里的张尧田,对着正在收拾茶杯的年轻女秘书说道。






  女秘书纳闷的说∶「主人看到什麽了?」






  张尧田说∶「我看到你对陈老师露出淫荡的笑容。」「郁崎没有,郁崎是主人乖巧的奴隶。」女秘书紧张的连忙挥手。






  「是吗?我明明看到你端茶进来的时候对着陈老师淫笑,还敢说没有?我看你是想受处罚了。」张尧田拉开抽屉,按下抽屉里面的一个暗钮,门窗立刻自动上锁。






  「不要┅┅」想到等一下会受到的酷刑,郁崎摊坐在地上,紧身T恤的下摆上滑到腰际,露出茂密的阴毛。






  张尧田对秘书下了不成文的规定,例如打破东西要滴蜡油,弄翻茶水得拔阴毛,送错文件要在上班时被放跳跳蛋,对外人淫笑就要「双龙柱」。所谓双龙柱的刑罚就是在阴道和肛门同时插入。






  「先帮我吸吮吧!」张尧田脱下裤子,掏出丑恶的阳具。






  郁崎将T恤脱掉後,看到张尧田的阳具,直觉性的以狗爬的姿势过去舔舐肉棒与肉袋,并巧妙地运用手指,令张尧田的通体火热。






  「嗯┅┅嗯┅┅」郁崎一边吸吮,一边扭动娇躯,不时将两颗乳房取代嘴巴的功用。






  「主人┅┅奴隶求求主人┅┅」






  「求什麽事阿?」






  「请主人┅┅求主人惩罚奴隶┅┅」






  郁崎已经被欲火给焚身了,另一边张尧田的胯下却毫无动静。






  「好吧,我就大发慈悲惩罚你。」






  张尧田将郁崎头给推开,趐软的郁崎马上摊倒在地。张尧田到书柜里拿了两样东西就回来,让郁崎上半身靠着玻璃桌,雪白的乳房压在玻璃桌上,带给郁崎更大的刺激。






  「打开吧!」张尧田扳开女秘书的两腿,将其中的按摩棒插入肛门。






  「啊┅┅」虽然已经被校长调教了很久,郁崎还并不是很习惯於肛交。






  看到女秘书又兴奋又难过的性感表情,张尧田的胯下终於有了反应。张尧田拿起另外一样东西,外形有十五公分长、直径四公分的假阳具,但里面却有着十公分长、直径三公分的洞的橡胶制品,将肉棒套入胶棒中。






  「我来了。」张尧田扶起郁崎的腰,将「下体」对准肉洞。






  「啊┅┅啊┅┅」郁崎感到巨大异物的插入,强烈的冲击带来美感,肉穴马上就以流出淫液作为回应。






  「主人啊┅┅好爽啊┅┅」






  张尧田开始活动,像狗一般的奸淫着郁崎。






  「噗吱┅┅噗吱┅┅」在白天的校长室里响起。






  与这样美丽的胴体交媾,张尧田兴奋地发出吼声∶「噢噢噢┅┅」火热的液体射入了胶棒内。






  作为张尧田的奴隶已经五年了,郁崎熟练各种性技巧,也深深陷入情欲的世界中。所以尽管张尧田的子孙们已经倾巢而出,郁崎仍是不断的将臀部往後挺,继续发出的淫声浪语使得张尧田大为感动。






  张尧田将阴茎拔出胶棒,让胶棒继续插在郁崎的阴道内。






  「就这样穿上衣服吧。」






  听到命令,还未达到高潮的郁崎,顺从地穿起了T恤,贴身的白色T恤因为汗液而显得透明。白浊的精液沿着大腿间流了出来,更增添说不出的性感。






  「主人┅┅」






  利用夹紧大腿根,使得两根性具在体内造成更大快感的郁崎,站了起来,继续收拾着茶杯。






  第三章女教师的家庭访问






  开学当天,导师王淑玲与副导师陈幸玉面对这学期刚进入国中就读的学生,进行推选班级干部的工作。






  「接下来请各位同学帮忙核对通讯录。」淑玲虽然让人感觉一板一眼,但明星一般亲切甜美的容貌与模特儿一般的身材,即使同样身为美女,看到淑玲的模样,幸玉不禁羡慕起来。






  「今天只上半天课,从下午开始,老师会依序到每位同学家中拜访,请同学确定通讯录上的住址电话没有问题,不要让老师白跑一趟喔!」穿着白色连身套装的幸玉,并没有发现台下有个学生闪过一丝邪恶的眼神。






  淑玲清脆的声音,亲切的提醒着学生∶「老师从前面的号码往後出发,陈老师从後面的号码往前,中间的同学就不一定是哪位老师去了。」淑玲只有比幸玉大一岁而已,也是大学毕业就进入英精中学,负责教英文。






  虽然只有大一岁,但是以前曾经帮忙过家族事业,170  的身高又显得有决断力,所以看来较为干练得多。






  「今天就上到这里了,下课。」面对这些发育良好的国中生,幸玉庆幸自己穿了高跟鞋,才能比学生高。






  「那麽陈老师,我们就分头进行罗,BYE——BYE。」下课後,淑玲挥着手,向幸玉道别。






  「BYE——BYE。」






  『我也要出发了┅┅』挥手道别後,幸玉心里如此盘算着。






  「这种地方,真的住有人家吗?」






  幸玉看着通讯录上学生的住址,不可思议的看着外观已经废弃的大楼。繁华的都市里头,竟然有一座破破旧旧的大厦。因为几个月前曾经发生过火灾,虽然结构主体没有什麽破坏,但黑漆漆的外观,水电瓦斯也都是问题,使得住户纷纷搬出。因为所有权分散,改建困难,因此拆也不是,不拆也不是的就留下了一座废墟在这里。






  「可能是还没搬走吧,刚刚还跟学生确定过的。」幸玉走进了灰暗的大楼,电梯已经没有电力,所以只好循着楼梯走到八楼。






  孟龙是今年获得全额奖学金的清寒学生,智力测验高达160,体育方面也是健将,才国一就已经165公分了,也只有这麽优秀的人,才能获得私立名门英精中学的全额奖学金吧。






  「叮咚!」没想到这个门铃还有电,门很快的就被打开。






  「啊!老师好!老师先坐一下吧,我爸妈等一下才会回来。」看到美丽的老师来到家里访问,孟龙殷勤的招待着老师。






  「老师,请用茶。」






  「谢谢,走了这麽多路,我的口还真有点渴呢!」幸玉拿起杯子就把茶给一饮而尽。






  「老师真渴啊!」孟龙笑着说,又装了一杯茶给幸玉。






  「是啊!你每天都这样走楼梯吗?这样很累耶。」幸玉对孟龙的脚力感到惊讶。接过了茶,又是马上喝完。






  「也不一定啦!不是每天都必须用走的。」孟龙又端了一杯茶给幸玉。






  「谢谢。」幸玉啜了几口∶「这是什麽茶啊?酸酸甜甜的┅┅」「喔,这只是普通的果汁茶啦,加了酸梅汁盖去苦味。」孟龙道。






  「苦味?」幸玉正讶异着为什麽茶会有苦味,头却昏昏的无法思考。「不好意思,我先去一下化妆室。」幸玉为自己的不适感到困窘。






  「不用了。」孟龙忽然语调冷酷的说道∶「只是药效发作罢了。」「药效?」幸玉还没搞清楚怎麽一回事,已经昏了过去。






  再次恢复意志的时候,已经发现自己的手脚被绑在一张床的四支柱子上,身体像「大」字形状一样的打开,雪白的身躯完全赤裸着,年轻丰满的曲线一览无遗。幸玉大惊失色,想要大叫出来,但口里早就被塞上自己的内裤。






  忽然出现一阵闪光,手里拿着数位相机的孟龙走了出来∶「老师的身材还真不错嘛,虽然胸部比刘美雪小了一点,但也是很敏感得很啊!」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会听到这样的话,至少在今天之前,幸玉一直以为孟龙会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。






  「呜┅┅呜┅┅」幸玉意图挣脱绳索,但是绳索的结被打在手指勾不到的地方。






  「别再挣扎了,老师。你要是敢乱来,我就把你的照片公布出去,别忘了,现在的网路可是很发达的喔!」孟龙一边说着,一边爬到幸玉的身上。孟龙沿着尖端的圆形乳晕,含住乳头,凑上唇吸吮着,还用舌头在乳头上打转,不时地发出声音。






  幸玉的手被分开绑住,这使得她再怎麽挣扎都没有用,不禁皱起眉头,从来不曾被男人爱抚的肉体,现在竟然被自己的学生玩弄着。






  舐完左边的乳房之後,舌头接着游移到右边的乳头来,从乳头的尖端到乳晕的全体,孟龙的舌头不停地玩弄的幸玉的乳房。本来抗拒性的扭动变成有规则的律动。






  孟龙用牙齿轻轻的咬了幸玉左边的乳头,幸玉颤动着身子。虽然还没有经历过男人,但二十三岁成熟的肉体对於没有爱的性也会起反应。






  「老师,你有性感了吧?」孟龙一边说着,一边起身拿起一样什麽东西。






  『我是怎麽了┅┅从来没有被男人触碰过的身体,为什麽会这麽敏感呢?』幸玉对自己已经硬挺的乳头感到害羞。






  「接下来是这个了。」孟龙拿出了有锁的项圈给陈幸玉带上,项圈上还连接有一条绳子,绕过天花板的滑轮。






  「这是为了怕老师逃跑而准备的。」孟龙一面说着,一面解开陈幸玉左手上的绳索。






  左手自由的幸玉,一把就将塞在嘴巴内的内裤拿掉∶「救命啊┅┅」但幸玉的声音很快就消失了,孟龙抓着绳索的另一端往下拉,幸玉马上被勒得不能呼吸。






  「乖乖听话就可以受一些皮肉之苦。」孟龙威胁着幸玉。






  幸玉粉白的脸此刻因为缺氧而胀红了,只好乖乖的点头答应。






  「这才乖嘛!」孟龙把抓紧绳子的右手放开之後,便继续帮幸玉解开右手的绳索,不过两脚还是继续被打开成135度的样子。






  「坐好,来,乖。」孟龙一副主人逗弄宠物的语气,但戴上项圈的幸玉也不得不屈服於孟龙的淫威之下。






  孟龙来到了陈幸玉的後面,拿起了绳索,开始捆绑幸玉的胸部。






  「你想做什麽?」幸玉疑虑的问道。






  此时的幸玉完全不知道孟龙在想什麽,如果是要侵犯自己的话,为什麽刚刚没有趁自己昏迷得时候强暴自己呢?






  「老师的胸部只有C罩杯,我要让它们更突显┅┅」孟龙一边说着,一边对着幸玉的耳朵吹气。绳索绕过乳房的下方,再从背後绕回前方,打成了横躺的阿拉伯数字8。






  「喂┅┅好痛苦┅┅不舒服┅┅」幸玉摸着胸前的绳索说道。






  「就这样表演手淫吧!」孟龙离开了幸玉的背後,这样说道。






  「啊┅┅我不会啊┅┅」口里虽然这样说着,但其实是因为害羞的因素。






  二十三岁的幸玉虽然还没有过性经验,但手淫还是有过的。






  「喔,我明白了。」孟龙说道∶「原来与其老师自己玩,老师比较希望被我强奸吧?」幸玉连忙摇手∶「不是不是!」






  「那就乖乖的听话嘛。」






  老师跟学生之间,教导者与被教导者的立场完全相反了。






  「你不乖我就强暴你喔,我可是握有老师裸照的人呢!你不听话,我就公布你的裸照喔!」想到自己被全身赤裸的成大字形打开,要是裸照流传出去,那种羞辱真是比死了还难过。






  「求求你饶了我吧!」幸玉难过的哭了出来∶「我比你大了十几岁啊!不要再这样羞辱我了┅┅」孟龙冷冷的笑道∶「你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嘛!」说完又拉紧了绑住项圈的绳索。






  「啊┅┅啊┅┅」幸玉的脖子又被勒住,不过这次孟龙很快的就放了手。






  「我答应你就是了。」幸玉无奈的妥协∶「不过你也要答应我,照片绝对不能传出去!」「少废话!」孟龙粗鲁的说着∶「赶快开始吧!」幸玉坐在床上,慢慢的用手抚摸被捆绑的乳房。幸玉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美女,不过认识的人都对她的气质称赞有加。幸玉梦想能在薪水优渥的英经学园工作一阵子,再找个好人家嫁了,这麽单纯的梦想千万不能破灭。






  幸玉开始抚摸乳房,孟龙冰冷的视线射在她的身上,强烈的羞耻感使全身感到火热。






  「要认真一点弄,不然我就要强暴你了!」幸玉的手一迟疑,就遭到孟龙就无情谩骂。






  「不要只是玩胸部啊,我想看看老师的阴唇!」幸玉本以为孟龙是有恋胸癖,才会捆绑自己的胸部,没想到孟龙连下面都要看。自己都很少看到的阴唇,刚上国一的学生竟然强迫自己露出来。分开的大腿只能看到黑色的阴毛,这时候幸玉闭上了眼睛,左手还在乳房上揉搓尖端,右手移动到阴毛上,把阴毛翻开,轻轻的揉搓肉芽。






  抚摸乳房的手开始慢慢用力,阴毛上的手也开始活泼的蠕动,感觉到孟龙正在脱去衣服的动静。恐惧感使幸玉的身体颤抖,很想马上停止,如果这样下去,很可能会被自己的学生强奸。






  「不要停下来。」孟龙说∶「如果没有达到高潮泄出来,就要把你的相片卖给学校同学。」幸玉不得已的把手指摸到阴唇上。二十三岁成熟的阴核,产生出强烈性感,使得幸玉的手指更激烈的寻找最敏感的部位。又用手指捏弄完全勃起的乳头时,产生难以抗拒的甜美感觉。






  「啊┅┅」幸玉对开始出现的快感忍不住发出哼声,好像支撑不住身体的倒在床上,在两条大腿间的优雅花瓣完全露出,连阴核都让孟龙看得一清二楚。






  「这里湿淋淋,身为老师可以这样吗?」孟龙无情的讥笑着幸玉。






  幸玉好像没听到的一般,手指活动得更快速,美丽的手指在微微隆起的维纳斯山丘和下面的肉缝上有节奏的抚摸,拇指不停的刺激敏感的阴核,从处女的浅粉红色洞口看到湿润的光泽。幸玉已经完全陶醉在自己的行为里,男学生的淫邪视线盯在分开的大腿根上看,这样羞耻的姿势一直被看着┅┅幸玉的指头快速地扣弄着阴核,「呜┅┅呜┅┅」尽管心里不停地压抑,但源源涌出的愉悦感,被自己所教的学生这样的凝视下干着如此卑猥的事,幸玉不知何时已丧失了理性,忘我的疯狂手淫着。






  放弃在学生面前的矜持,开始大力的追求更大的快感。幸玉一手搓揉乳房,另一只手在如真珠的阴蒂上来回地摩擦着,上半身大大地扭动着,发出尖锐的叫声∶「啊┅┅啊┅┅啊┅┅」另一只手也从乳房上转到下半身,左右手一起摩擦着敏感的阴核,身体快要溶化的美感,开始变成强烈的电流,无意中开始频频将屁股往前挺。






  「啊┅┅不要┅┅」幸玉紧紧闭上眼睛,咬紧嘴唇。






  平时为了追求将要来临的高潮,两条雪白的大腿会夹在一起摩擦。但被绳索分开绑住,只有让玉手在大理石般光滑的大腿间,更活泼的蠕动,在自己最熟悉的敏感带抚摸、揉搓、挖弄,从下腹部传来肉体摩擦发生的水声,流出的蜜汁弄湿肛门。一切多馀的思考完全离开大脑,忘记这里是学生的家里,以及有学生淫邪的眼光。






  「不要看我┅┅啊┅┅」






  强烈的高潮,使已经抬起的屁股更高高挺起,雪白的下体一阵颤抖後,下体微微颤抖。




  

 评分

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dandingwl@gmail.com 网站地图